我不配做你男朋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  • 来源:雷政富不雅视频_高清看男人插曲女人视频_马蓉3分16秒出轨视频

  在那處燈光昏暗的路口,他們最後一次同走,沒有牽手,也沒有挽留。

  俊懿沉默著,他雙手插袋,眼神黯淡的垂下頭,看似平靜的臉龐跟在女孩身後走。

  露靈走在前頭,她緊握著顫抖的雙手,嘴角劃過的那絲失落,像是把一切都看透。

  停下腳步,他們沉默的站在路口,露靈沒有繼續往前走,她微微撇過頭,最後一次端倪,良久,她淡淡的笑瞭,看著俊懿說,是我太過天真,終究還是沒能把你看透。

  俊懿附和著淺淺一笑,一句話沒說,表示認同。

  最後一次,不過一米的距離,卻讓兩顆心無法再緊湊,那種遙遠,就像被隔離到世界的兩個盡頭。

  冰冷的語氣,淡漠的神情,都將氣氛凍結,把過去傷透。

  曾經多少次,多麼相愛的鏡頭,在這個充滿回憶的街口,曾經多少次,他們幸福的牽著手,走過這個甜蜜的路口。

  露靈緩緩的轉過身,望著微弱的街燈抬起頭,輕輕的說,就到這裡,你走吧!

  她努力的讓眼淚不要往下流,尤其是在俊懿的面前,她不希望,他會嘲笑,或是內疚。

  望著露靈的背影,明知她看不見,俊懿還是微笑著點點頭,依舊平靜的,轉身而走。

  那個瞬間褪色的十字路口,留下瞭最淒美的傷口。

  這是一場最安靜的和平分手,沒有吵鬧,也沒有挽留。

  回到一年前,他們匆匆邂逅,在這嘈雜凌亂的街頭。

  那時候的俊懿像隻無韁的野馬,遊蕩街頭,聚毆鬧事,沒有理想,沒有抱負,也沒有任何後顧之憂。

  當俊懿沖出人群,轉進十字路口,撞倒露靈的那一刻,他們的命運就從平行線走到交集的一瞬間。

  那一刻,露靈跌坐在地,望著面前那張俊秀的臉龐上流淌著鮮血,一半是心疼,一半是心動。

  她甚至想都沒有想,為他不顧一切的擋下瞭身後砸來的木棍,然後倒進他的胸膛。

  那一刻,俊懿望著臂彎中柔弱卻堅強的身影,仿佛忘瞭身上的傷痛,一半是感動,一半是心動。

  幸好,俊懿的同盟及時趕到,才幸免瞭一場不敢想象的血腥畫面,他沒有丟下她,而是把她送到附近的醫院,然後一直忐忑不安的守在病床頭。

  也許沒有多少邂逅會如此驚心動魄,但緣分還是讓他們走進瞭彼此的心裡,很快,很突然。

  出院之後,他們成為朋友。

  那是一種不易看懂的緣分,但他們相信緣分,相信感覺,更相信自己的心。

  當俊懿再一次陪著她走到這熟悉的十字路口,他停住腳步,輕輕握起她顫抖的小手,認真的望著她說,我想做你男朋友。

  她的小鹿亂竄,她的臉頰通紅,她隻是微微的抿著嘴角,輕輕的點點頭。

  那時候,露靈還在念高中,是個心事純潔可愛聰慧的小女生,而俊懿,雖然比她隻大一歲,卻步入社會已很久,在眾人眼中,他就是個不務正業的問題少年,而他不時增添的大小傷痕也證明瞭這一點。

  他是個街頭嘍囉,有一大幫的兄弟和一大把的義氣,他重情義,無論是誰出事,無論多大的危險,他從不肯置身事外,更不曾退縮。

  他的身邊沒有安寧,甚至不夠安全。

  幾乎沒有人看好他們,也沒有人祝福他們走到最後。

  每次,當俊懿為瞭兄弟打抱不平出手相助的時候,露靈在電話的那天,總是心驚膽戰,總是嚇到淚流。

  每次,當俊懿嘴角掛著淤青,還要牽強的笑著說不痛,露靈的心就像被火燒,那種心疼,不敢說,不敢碰。

  每次,當俊懿牽著她的手,溫柔的笑,幸福的走,她總會偷偷的蹙眉頭,她好擔心有一天這溫度會從指縫中溜走。

  他們一直相惜相守,盡管每天都會迎來心驚膽戰,但卻彼此越愛越深。

  終於,俊懿在群毆中受瞭重傷,被送進瞭醫院。

 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,露靈雙眼紅腫的守在床頭,她哽咽,她搖頭,她哭著請求,請求他,不要再讓她這麼心疼。

  他沉默,卻比她更痛,他都懂,他隻能撫摸她的淚痕,掠過一絲心疼,內疚的說,對不起,我不配做你男朋友。

  露靈將俊懿緊緊的抱著,拼命的搖頭,即使什麼都不說,她也能懂,她都能懂。

  整整一個月,俊懿才康復,這一次,他真的傷的很重。

  出院沒多久,他們一同牽手走在久違的街頭,卻意外的遇見瞭俊懿的前女友,一個年齡與露靈相仿的女孩,精致的五官,撩人的衣著,從頭至尾的鮮亮,不折不扣的頹廢非主流,她叫諾諾。

  她翹起十公分的高跟鞋,撅起紅潤的雙唇貼上俊懿的臉,絲毫不屑的眼神,瞥過露靈的臉。

  俊懿推開她的同時,露靈也顫抖的放開瞭那隻緊握的手。

  這個諾諾的眼神讓露靈瞬間受傷,她不懂,她不安,她緊緊的捂著心口,撕心裂肺般疼。

  俊懿抱著她,心疼的吻過她的額頭,將她擁入懷中,一邊厲聲呵斥著那個女孩,不要讓我再看見你,滾!

  諾諾卻不肯走,她哭著抓著俊懿的手,苦苦哀求,俊懿哥哥,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,諾諾還愛著你,真的愛你……

  那斷斷續續的聲音,那鋒利的字字句句,都沉重的紮進露靈的心口,她掙紮著要走,她捂著耳朵想逃避所有的聲音,但俊懿的抱得很緊,一點點都不想放她走。

  最後,俊懿甩開諾諾的手,那一沉重的摔倒聲,讓人聽瞭會覺得心疼。

  俊懿拉起露靈的走離開瞭那個路口,不管她怎麼掙紮,怎麼反抗,都不肯松手。

  他們依靠在校園的籃球架,露靈的淚水還在流,俊懿才松開瞭手,略帶抱歉低下頭說,對不起……

  露靈沉默不語,她知道這不是他的錯,不能怪他,可她確實生氣,確實難過。

  俊懿的臉龐閃過失落,他垂下眼皮,開始回憶,開始陳述那段有關於諾諾的過去——

  和諾諾交往,是在認識露靈之前。

  諾諾是個很漂亮也很好強的女孩,尤其她那雙無邪的大眼睛,的確打動過不少男孩,但實際上她抽煙,吸毒,泡吧,甚至被學校開除,離傢出走,因為她個性好強,所以她沒有朋友,還常常在外面得罪很多人,她脾氣倔強,就算落魄街頭,也不受施舍,至於認識她,是在一間天倫皇朝的酒吧裡,看見她一個單薄的身影被很多不良青年包圍住,他們對她調戲,嘲笑,甚至欺侮,她大叫著讓他們滾開,卻逃不出來,而打抱不平的俊懿就帶瞭一些人,進去明說諾諾是他的女朋友,才把諾諾解救瞭出來,然後,受到驚嚇的諾諾就一直抱著他哭,再然後……

  可是後來,很快的,俊懿發現他們的性格並不和,諾諾性格太過偏執,凡事一意孤行,並不像看上去那麼簡單,她心思過多,不肯安分,一直到,他親眼看見,她抱著別的男人,站在街頭熱吻,當俊懿上前冷漠的擦肩而走時,她又拼瞭命的拖住他,哭著祈求,甚至下跪……

  但永遠都不可能瞭,俊懿抬起頭,其實,我一直都把她當妹妹,一個需要人關心,需要人保護的妹妹,隻是,一切從一開始就亂瞭,現在,也無法再回到原點,呵。

  聽到這,露靈也抬起頭,她輕輕的埋下臉,貼上他的心口。

  她明白瞭,現在,她隻想這樣,靜靜的抱著他。

  校園內曾經有一道亮麗的風景線,就是他們這樣相依相偎的畫面,那麼美。

  可是,美好的事物終究不舍得停留太久,露靈的父母知道瞭他們的戀情,也聽說瞭,俊懿是個社會嘍囉。

  他們極力反對,露靈還是學生,本不能談戀愛,更何況,和她交往的那個人,還是個不務正業的問題少年。

  出於父母的壓力,露靈的行蹤也受到限制,不能再像從前一樣大搖大擺的牽著手遊蕩在街頭,更不能無憂無慮的相依相伴到日落盡頭。

  甚至,露靈的父母要為她辦理轉校。

  那一次,好不容易見面瞭,他們依靠著坐在公園的草坪,閉上眼睛,舒緩著疲憊不堪的心。

  你愛我嗎?露靈問。

  嗯,愛。俊懿輕輕的應。

  真的愛嗎?露靈又問。

  嗯!俊懿的語氣越加堅定,蕭俊懿很愛王露靈!很愛很愛!

  呵呵……露靈笑瞭。

  傻瓜,你笑什麼?

  因為我也愛你……

  ……

  本來,露靈還想問,你能不能為我改變一些?或者,可不可以不要再這樣繼續浪蕩?

  但她還是沒問,她還是相信,如果俊懿真的愛她,總有一天,他會改變的。

  就這樣,又過瞭一段時間,盡管有些辛苦,但露靈和俊懿都很堅強的挺過來瞭。

  直到一天,俊懿倚靠在校門口,見一個男生騎著單車載著露靈,從眼前閃過,兩人有說有笑的畫面,讓俊懿愣住。

  隻是,露靈並沒有發現俊懿。

  見面的時候,俊懿忍不住問,你們學校是不是也有很多男生喜歡你?

  露靈聽著,有點小得意的一笑,是啊!呵呵,你怎麼知道?!

  俊懿笑著捏捏她的鼻子,你還得意瞭?

  接著一笑而過,沒有再多問。

  後來,俊懿會常常看見那個騎單車的男生載著露靈回傢,當然,他也會有嫉妒,以及憤怒。

  當俊懿在他的必經之路上將他攔下時,那個男生倒顯得不甚吃驚。

  他很鎮定的望著俊懿,突然開口,你就是露靈的男朋友吧?

  當俊懿猜想著這一切肯定是露靈告訴他的時候,他又開口說,我叫肖鵬,是露靈的好朋友。

  你明知道露靈有男朋友,還每天載她回傢,是什麼意思?俊懿掀起他的衣領,難道說,你沒把我放在眼裡?!

  我和她傢順路,加上我們是好朋友,載她一程,應該不犯法吧?他扯回領子,瞪著俊懿,還有,難道你不知道,露靈的父母是堅決反對你們交往嗎?

  那是我的事!俊懿揮起拳頭,要是再讓我看見你靠近她,你就死定瞭!

  你們是不會有結果的,如果你堅持要跟她在一起,你隻會害瞭她!

  你說什麼?!俊懿一拳揮瞭下去,想找死嗎?!

  就算你今天要打死我,我也要說!肖鵬擦去嘴角的血跡,從地上站瞭起來,你知不知道?露靈是名校的保送生,是她父母畢生的希望,可是為瞭你,她現在要放棄念名校的機會!可你隻個街頭嘍囉,你根本給不瞭她幸福!如果你真的有點良心,你就不要毀瞭她!

  什……什麼?俊懿傻住,拳頭停在瞭半空。

  露靈從來沒有對他說過這些,就連她父母反對他們交往,她也隻是說,現在是沖刺階段,所以父母不允許談戀愛。

  他突然明白瞭一些,愣在瞭原地。

  你最好想清楚,以你的能力,能給露靈多大的幸福?!難道,你真的想她為你放棄所有,跟你一起浪蕩街頭,過著擔驚受怕的生活?!如果你不愛她,就請趕快放手,如果你愛她,你就更應該放手!

  滾!給我滾!

  等到肖鵬離去之後,俊懿才癱軟的跌在瞭地上。

  他發現,原來自己一直是那麼自私。

  他沒有想到,自己居然愛過瞭頭,竟然忘瞭自己的身份,忘記自己隻是個沒有任何前途的嘍囉,他拿什麼?以什麼名義給她幸福?!

  也許肖鵬的話是對的,他的愛隻會毀瞭她。

  不!不可以!俊懿一遍遍的重復,絕對不可以!

  ……

  周末的晚上,俊懿約露靈到第一次見面的地點,步行街的十字路口。

  露靈雀躍的從後面抱住瞭他,輕輕的說著,我好想你。

  接著,另一邊走出一個高挑的身影,露靈一抬頭,愣住瞭。

  是諾諾,她忸怩的走過來,挽起瞭俊懿的手,親昵的喊著,俊懿哥哥。

  俊懿一言不發的沉默著,任由諾諾摟著他的脖子貼進懷裡,嬌滴滴的聲音不屑的瞥著露靈。

  露靈愣在原地,她不知所措,隻是俊懿以往不同的冷漠令她害怕極瞭,她好像察覺到,俊懿變瞭。

  俊懿?俊懿……露靈哭瞭,她望著俊懿,顫抖著喊,你怎麼瞭?為什麼會這樣?為什麼……

  俊懿強裝出冷漠,隻是輕輕的說瞭句,對不起……

  然後摟著一臉得意的諾諾,頭也不回的走瞭。

  他想瞭很久,最後他想明白,他愛她,所以他要她幸福,他給不瞭,所以他放手。

  寂靜的夜,露靈傷心欲絕的跌坐在地上,望著俊懿離去的背影,她的哭聲劃碎瞭半個星空。

  那一夜,下雨瞭,很大很大的雨,露靈一直在雨中坐著,她不肯走,她說,他一定會回頭的。

  可是,俊懿一直沒有出現,最後她還是倒在瞭雨中。

  肖鵬及時剛到,把她送進瞭醫院,她一直在夢中喊著俊懿的名字,直到夢醒之後,看見的是肖鵬,她又接著哭,然後,又哭到精疲力竭的睡著……

  一直到她出院,俊懿都沒有出現,一次都沒有。

  她望著天空嘲笑,她的心徹底傷透。

  而躲在墻角的俊懿,望著憔悴的露靈,他默默淚流,同樣的煎熬,同樣的心痛,卻是無法言語。

  沒有人知道他的想念有多沉重,多少個夜晚,他失落的撫摸著那藏在抽屜裡的照片,照片裡,那兩人看似幸福的面孔,如今已被他的淚水灼傷,漸漸泛黃。

  他害怕她不夠幸福,他擔心她還很難過,他依然偷偷的守在校門口,強迫自己看著那道刺痛心脾的畫面,強迫自己看,一直看到她讓另一個他牽起她的手。

  他隻能對自己說,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

  終於,露靈考上瞭那所眾望所歸的名校,終於,到瞭說再見的時候。

  在孤獨的街頭,露靈再次感觸著這一年來的回憶,背著那麼多的傷痛,一個人靜靜的走,俊懿突然出現,站在路旁,隱藏住所有的心疼。

  隻想最後一次陪著她走,走完那個十字路口。